2019/6/18–懂懂日記

2019/6/18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上個月,我去了趟南京。

兩件事。

一是送字畫。

二是看機車。

最近兩個月,我發了瘋一般的在朋友圈甩賣,圍觀者眾多,甚至很多人把我星標了,生怕錯過了什么好貨。

東西多數都是秒出。

有送的,有賣的,有便宜的,有貴的。

這東西跟排兵布陣一樣,是很有講究的,是需要打組合拳的,免費的來一波,便宜的來一波,然后來個貴的,貴的又分兩類,一類是奢侈品,例如媳婦的包包,手表,一類是固定資產,例如房子,車子。

大部分東西都是真甩賣,連五折都不到,目的是為了營造“破產”的氛圍,仿佛日子不過了,真正的“利潤”在大件,例如房子、車子,眾人一想這次懂懂真破產了,原本買房子還需要考慮一下,我靠,懂懂的房子肯定錯不了,而且又低于市場價這么多,直接就搶了。

大家可以回頭翻翻,節奏控制的很好,每天一次高潮。

連房子都能秒出,所謂的秒出,不是說馬上就有人要,而是預約看房者無數,然后把他們集合到同一個時間段,一起看,好了,你們誰要?

立刻舉手。

以定金為準。

西安的房子,一天出了。

重慶的房子,半天出了。

都是類似的“套路”。

便宜不?

都便宜。

但是,便宜有便宜的原因,我也沒掖著藏著,說的很明確,西安的房子是頂樓,若不是頂樓,還能多賣50萬,但是我有贈品啊,全套實木家具,一張床都8萬多,所有家具花了30多萬,當然也不是我買的,上一位房主的,上一位房主是位有品味的文化人,她這個房子出手的原因是她離開了西安,賣給別人她不舍得,就算比較優惠給了我。

重慶的房子為什么那么便宜?

出身不好,法拍房。

兩套房子,都是讓做房產投資的讀者拿去了,都沒有過戶,只是交了定金,簽了協議,他們自己再通過自己的渠道去吆喝,當然在吆喝之前,他們要進行二次裝飾,要把這些房子打扮一番。(據西安的買家講,這套房子需要再投入20萬,可以多賣40萬,半年內一定能出掉,他是職業做這個的。)

他們有自己的套路。

要賣給不懂的人。

例如很多人并不知道頂樓要便宜,甚至有人可能理解為頂樓更貴,畢竟這個頂樓夠高,接近100米,推開窗戶就是大美山河,風景沒的說。

個人閑置里,房子、車子還是比較容易出的。

畢竟是硬通貨。

若是足夠便宜,中介就收了,我在朋友圈喊出的價格,就是中介給我的報價,從這個角度,還是比較便宜的,與其賣給中介不如賣給讀者,若是他賺的多,也許還給我發個紅包呢!

現在房產投資圈里有一種玩法很流行,就是代客賣房,例如先交10萬元把你這個房子鎖定,然后跟你談合作,就是他來出錢幫你裝修,多賣幾十萬,然后再一起分錢給你,等于你房子又多賣錢了,他們的優勢是知道如何裝修最打動買家,如何裝修最便宜,還有就是龐大的售房渠道,你若是自己裝修了再賣呢?可能起了反作用,裝修成了白搭上的。

我西安那套房子的買家,就是職業干這個的,這些玩法就是他告訴我的,他跟我講了一個點我覺得很有意思,你知道看房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嗎?光線!所以,燈要多,要亮,仿佛屋子里裝著一個太陽,還要把墻刷的乳白乳白的。

我們家有些東西是格外難賣的,例如藝術品,特別是那些琥珀、玉石,這些年我們收到了太多太多,那怎么搗鼓?

只能是讓個懂行的人來給區分一下,哪些是值錢的,哪些是不值錢的,然后根據他給出的建議價,我打個折再去“甩賣”。

圍觀群眾以撿便宜的心態就搶走了,理論上,肯定便宜。

字畫,要先區分真假,然后才能甩賣,若是賣出了贗品,那完蛋了,以前賣過的所有東西,都會被打個問號。

所以,我先要甩賣有來源的。

就是可追溯的,有圖有真相的,例如賈平凹老師幫我書店題的牌匾,一個字4萬元,明碼標價,不討價不還價,4字就是16萬,那我5萬甩賣可以不?誰拿去可以永久收藏,關鍵是可以開個相應名字的書店,這是雙重加持,多好。

硬通貨,還是比較容易出手的。

馬上就有人要了。

因為,書店我不做了,那么能回本5萬也是回本,賈平凹老師給我帶來的加持早已經賺到16萬之多了,來訪者一看,哇,賈老的題字,立刻高大上了,有門神的感覺。

還有兩幅字,一副是陳忠實的,寫了一首詩,我不大敢吆喝,因為陳老很少給人寫字,我若是拿這個去吆喝,會被罵死的。

所以,就暫放了。

這幅字,還不是我去求的,是他的一個鐵桿粉絲求的,這個粉絲能量不一般,應該是上過感動中國,就是他為了救一個落水兒童而落下了腿腳不便的病根,熟悉的朋友應該知道是誰,他為什么把這幅字送給了我?因為他想跟我交換一冊簽名版的《白鹿原》,當時我告訴他,這一冊3萬元,他說不要緊,我送你的這幅字不止3萬元。

還有一副字,也是這么換來的。

是有人來我辦公室參觀,一群高大上的人物,可以理解為到過我辦公室級別最高的一群人,臨走的時候,有人就看中了我桌子上的《白鹿原》,問能否買一本,我略不好意思的提出,這是非賣品,不可再生。但是屈于他的高度、資源,在他們走的時候,我還是決定把這本書送給他了,后來他給我郵遞來了一副書法作品。

寫的很清秀,但是我辨認了半天,沒辨認出來。

紙也泛黃了。

后來我拿去做鑒定時,做鑒定的老師說,這幅作品能值四五萬元,書法家叫費新我,這幅作品是真的,但是品相一般,就是說不屬于創作精品,屬于即興之作。

讓我2萬元甩賣了。

南京一位女讀者,要了。

女讀者要,我還是要謹慎一點,因為女人容易感性消費,只是支持一下懂懂,那么以后就是隱患,她一生氣的時候就想,當年我還花2萬元買了你一張廢紙。

那不行。

所以,我先要了她的聯系方式,給她打了個電話,確認一下,你是不是真懂這玩意?不懂我不能賣給你,你覺得給了懂懂莫大個面子,而我卻接收不到,我理解的正好相反,我把5萬的東西2萬給了你,委屈的人是我。

她說,放心吧。

恰好我要去南京,我就提議,等一下,我去南京的時候給你帶過去。

她答應。

我順便在網上預約了一位做鑒定的南京書法家,每個優秀的書法家,都是優秀的鑒定家,他們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,這就如同我是寫文章的,我一看一篇文章我就知道功力如何。

這就如同劉勝寫了一篇古惑仔的文章,寫自己從小是古惑仔,被開除N次,結果突然考上了名牌大學……

從邏輯而言,這就是硬傷。

類似的天才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例如別人偶爾問我高中時學習如何,我都吹一番,意思是那時一點都不認真學習,天天玩,不是踢球就是看錄像。

實際上呢?

我屬于學習很認真很認真的。

至于那些調皮搗蛋。

那都是自己編了故事哄孩子的,古惑仔與品學兼優是不可能并存的,有,也是為了故事需要,哄大家開開心而已。

我覺得,我若是給優化一下,可能會更好,就是減少邏輯漏洞,刪除邊角,增加過渡部分與蛻變部分,那就可以升華。

當然,也不需要。

對于10萬+而言,大家需要的很簡單,就是讀起來很過癮就行,足夠狠足夠浪,見了男生就打,見了女生就上……

我整個朋友圈的“甩賣”,其實就是營造了一場大促銷,如同一家人要準備搬到月球去了,大家盯著這家里的所有東西,我一開始甩賣,大家就不斷地問我,皮卡賣不賣?你現在住的房子賣不賣?你辦公室賣不賣?你摩托車賣不賣?你球拍賣不賣?

什么都有人問。

所以,我賣什么,搶什么。

大家可以去看一下,從我發出來到賣掉,很少有超過5分鐘的,基本都是秒賣,便宜的幾百,貴的幾萬,當然房子、車子這些,要慢一些,畢竟要看,要籌資金。

這是一場很有意思的游戲。

最奇葩的是我的書店,位置偏僻,持有成本高,運營成本高,而且附近人流量很小,我當時想的就是清凈……

那你想,這樣的店,誰會接手?

所以,我是虧損轉讓的,我買的時候多少錢,我賣多少錢,送裝修,送家具,送家電,等于我虧了五年的時間成本。

中介姐姐們覺得虧損不合適,應該加價才行,讓我寫個廣告語,那這個我擅長,描述了一通,贊美了一通。

我們花錢,廣告長期置頂。

賣了。

買家非常奇葩,也是個文化人,搞什么周易研究的,看中了我的裝修、布局,還有選址,因為我們的書都沒有搬,誰進去都覺得很震撼。

看中了。

砍價怎么砍?

他上去砍了1萬元。

立刻答應了。

因為這個價格已經比我最初要的價格加了10萬元,被砍下來1萬無所謂,還多賣了9萬,若說他們唯一不滿意的地方,就是嫌是新裝修的,有甲醛味,實際上,哪有什么甲醛味,那是書的味道。

我對房產有了新的認識。

只要你愿意賣,愿意等,什么奇葩買家都有。

我選的大部分房子,都是奇葩,不奇葩的我不要,因為我與別人在需求上有最大的不同,我不喜歡熱鬧的區域,我喜歡安靜。

所以,導致我的房子往往很難出手。

跟我的車型差不多。

都是奇葩。

結果,這么一折騰,一甩賣,全出手了。

等于做了資產優化。

我認為永遠賣不了的車,永遠賣不了的房,都賣了,而且買家都買的歡天喜地的,覺得自己淘到了寶貝。

應該說,我賣的都是榴蓮。

喜歡的人喜歡的不得了,不喜歡的人送也不要。

過去,我想把機車優化一下,把這些亂七八糟的車子統一都賣掉,然后更換兩輛核心車子,一輛能跟著大家一起出去玩的,一輛平時可以代步的,代步的可以選擇VESPA,出去玩的可以選擇金翼或雅馬哈T-MAX。

但是,我這些古怪的車型,想賣掉很難。

不是賣不了,而是都是白菜價,例如14萬買的寶馬電動摩托,若是賣給二手販子,人家只出4萬元,販子說的理由也對,新車才賣9萬多,你還指望賣多少?!你沒騎多少公里,也是二手。

小眾車型就是如此,例如汽車領域的MINI,開上兩年就虧掉一半,昨天朋友還在感嘆,自己買的寶馬640,一年后,100萬變成了50萬。

因為,接盤俠太少。

我通過這種甩賣的方式,就能賣出還算不錯的價格,寶馬電動摩托能賣到7萬多,買家想的很簡單,他14萬買的,一共騎了不到600公里,五折了,準新車,甚至比新車還新,因為我貼過車衣,為什么不加3萬元買個新的呢?他不知道新的只賣10萬,另外何必多花這3萬呢?!

一切都賣的比較順利。

我去南京。

剛出站,我就聯系了女讀者,問她在哪?我去找她。

她給我發了一個茶館的位置。

略豐腴,但是又不胖,有種富態的感覺,胸口略低,反正是很性感,看口紅是刻意打扮過,香水是剛剛補噴過的,能聞出來。

一見面,握手。

她說,你背好挺。

我說,有嗎?

她說,有。

坐下,我先把字拿出來給她看了看。

她看的很認真。

我說,我自己不是很懂鑒賞,但是我覺得這字是真的,有一點你放心,不管什么時候,你覺得有假或不值的時候,可以再給我。

她說,不用。

我說,之前我在濟南的辦公室樓上是一個書畫院院長的私人畫室,經常有各地的畫商找他看畫,他辦公室沒有電腦,他就帶著客人到我電腦上來看,有些他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,這一類多是仿作,有一類呢,則是需要放大,特別是放大印章,他曾經教過我一招,就是利用大數據來判斷字畫是真是假,利用百度圖庫就可以,例如你想看一幅作品是不是范曾的,只需要把印章拍下來,放大,然后去百度圖庫里對比,若是跟多幅作品的印章對比完全一致,那么這幅作品真的概率就比較大,若是截然不同,基本為假。

她問,好用嗎?

我說,不能說百分百,大概率吧。

我的潛臺詞是什么?

這幅作品,我對比過印章,是完全一致的。

她說,當時您發的時候,我把圖片發給我父親了,他看過,認為問題不大,我父親也喜歡寫寫畫畫。

我問,是畫家還是書法家?

她說,都不是,只是愛好者,我一直都有一個心愿,就是幫他出本畫冊。

我說,并不難。

她說,可是不知道該如何去做。

我說,可以花錢買書號。

她說,花錢也可以。

我把東西交給她,她裝進包里,一邊裝一邊說:你什么時候喜歡了,想要回去了,可以再找我。

我說,不會的。

她說,我暫時替你保管。

我弱弱地問了一句,這2萬元,在您身上,重不重?

她說,還好吧。

我問,您是做什么的?

她說,老師。

我問,教什么的?

她說,我教會計的,一所專科院校。

我說,那我很好奇,你為什么會關注我呢?

她說,搜南非游記,順藤摸瓜。

我說,那些文章寫的比較黃。

她說,還好,我覺得寫的非常好,特別是在大草原里的那些故事。

我說,我也不知道為什么,總有很多人對這個情節特別感興趣,而且都是一些層次比較高的讀者,都說這個印象最深刻,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,一輛路虎衛士,兩個人,我說了你未必信,人在原始的大環境下,特別想擁抱,親近。

她說,我信,我讀你文章后,我都有恍惚感,我們倆太像了,你就是另外一個我,喜歡田園生活,喜歡看紀錄片,喜歡看法制節目,不挑戰概率,安全駕駛,寫日記,不好意思拒絕別人,守時,害羞,待在家里寫寫畫畫,我都曾經想過,為什么不早點認識你,這不就是我要找的人嘛。

我說,早認識了也沒好下場,應該就是約了個會,分手了,因為過去的我,不忠貞。

她說,我不介意男人是否忠貞。

我說,我出門在外,經常能遇到很熱情的讀者,我都有愧疚感,因為我跟他們想象的不是同一個人,他們認為的懂懂是那樣的懂懂,而我是另外一個樣子,就是我很怕跟大家深度接觸,我怕當我落地的時候,大家失望,那種失望就如同把一個夢打碎了。

她說,我理解。

我說,所以,我總怕辜負別人的期待。

她說,我沒有期待。

我還是想快速逃離她,生怕她看到我的另一面,會失望的,因為我骨子里還是農村人,可能一個很無意的細節就使她瞬間反胃了,可能是她發現我穿著運動鞋的時候配的是長筒襪……

一個人討厭另外一個人,有些時候,就是一句話,一個細節。

而且,不能翻身。

這就如同我之前寫過的那個細節,美女交代健身教練,你什么都別說,你認真耕地就好,別說話,別聊天,別放音樂,總而言之,你留點想象空間給我,別打破。

一首《愛情買賣》就容易破了戲。

聊了一會,她回去了。

分開時,她說,你一點都不丑,以后別總是黑自己了。

我說,還是比較丑的。

握了握手,再見。

我打了個滴滴,去看機車……

路上,收到她給我發的信息:原本想抱抱,今天日子不合適。

我問,什么日子?

她說,今天是母親節,我懷孕三個月了。

我說,沒看出來,恭喜你。

她說,覺得守著孩子不能這么做。

她想象的懂懂不是我,她說的要抱一抱也不是我們理解的抱一抱,就是那種仿佛找到了一個另外的自己。

這一頁,翻過。

我的摩托車都賣了,只剩一輛VESPA,這輛VESPA不能賣,原因有二。

第一、我媳婦偶爾騎。

第二、戶名在美女名下,美女最近不在國內。

我想買輛T-MAX,汽車我喜歡開手動檔,摩托車我喜歡開自動檔,可能是我騎摩托車技術太菜有關,手動檔我總覺得手忙腳亂的。

南京這位賣家,在圈內略有名氣。

玩哈雷的,有個大型的機車群,他是群主。

他在南京做摩托車進口業務,可以理解為平行進口,其中這次進了七輛T-MAX,我選了一輛黑灰的,先給打了1萬元定金。

這期間。

他給我打電話,說是要搶在月底前報關、開票,所以問我能否早點去南京或付全款?

出于對名人的信任。

我付了全款,并且把身份證拍照給了他,讓他開票。

一見面,很有范。

哈雷范,肥頭大耳的,手上,脖子上,全是亂七八糟的裝飾品,大紋身從后背紋到手,什么圖案咱也沒敢仔細看……

在機車領域,咱是小羅羅,見了面格外的謙虛,也沒好意思吹吹自己,例如我是寫文章的,有很多讀者之類的。

就當一個純粹的小白。

可能是我太土的緣故,我看別人寫的提車帖,都有與他的合影,說他多么熱情之類的……

我呢?他直接沒管,安排手下的人帶我去。

手下的人,也有紋身。

走路特別快,把我甩半條街……

我能感受到他手下對我的不耐煩,可能是覺得我問的問題太小白?

我心想,至于嘛。

客戶雖然不至于是上帝,該有的基本尊重還是要有的,咋這態度?難道玩哈雷的都是如此?

到了他們倉庫,我傻眼了。

這哪是摩托車?

分明是一箱子。

我問,能否幫我裝好?

他兩手一攤,對不起,這個您需要回去自己裝。

還有這么賣車的?

我問,那能否幫我聯系個貨車,我托到物流中心。

他說,門口有,您去問問。

就忙別的去了。

真牛B。

可能是他們覺得我對他們沒有用吧?

我自己折騰了一下午。

托運了,直接托運到了我們當地摩托車店。

原本,想住一晚,干脆,走吧,失望了,媽的,什么服務?也就是我手下留情,我若是寫篇文章講講這些,你可能一輩子都翻不了身,我可不跟那些小孩似的罵人不專業,我不打不罵,但是就是讓人討厭你。

讓你說不出來的別扭。

咱不去得罪這個人。

南京女讀者問:晚上一起吃飯嗎?

我說,我回山東了。

她問,摩托車買了?

我說,買了。

她說,發照片看看。

我說,我也沒看到它長什么樣。

回到山東后……

我趁群上最活躍的時候,直接發了一個200元的紅包,別看這群人表面很有錢,真搶起紅包,也跟一群狼似的,一個個@我,感謝我。

然后,我又發了一句,感謝X哥,這次去南京提車,收獲頗多。

哈雷范一聽,很開心,回了一句:來了就是兄弟,別客氣。

我接著又發了一句:若是把服務再完善一點,就更完美了,例如幫我把車子裝起來,讓我看看車子什么樣,對不?大哥是好大哥,小弟不大專業。

這期間,理論了幾句。

馬上有人私信我:不要在群上說這些,那是人家的地盤,保護好自己。

我心想,你們太低估我論戰的能力了。

你們一群,我一人,足夠了。

他們的理由是什么?

為什么不拆箱,是方便你物流。

靠。

哈雷范演了兩出戲,一是打孩子,把他們工作群上的截圖給我看了,意思是他把他們罵了一頓,你們這服務讓我丟了臉。二是曬刀口,說自己剛做了闌尾炎手術,否則的話,一定親自把車給裝起來。

我心想,你這也太幼稚了吧。

孩子玩的把戲。

讓我都沒有戰斗的欲望。

難道說句對不起,就那么難嗎?

你得罪誰不好,得罪寫文章的,幾句論戰的結果是什么?

就是平時沉默的一群人,很多加我的,可能是從論戰過程中,他們看到了不一樣的煙火,不打不罵,就是讓人難受。

為什么現在各個車友會都爛了?

不是真爛了。

是表面爛了。

就是二手車越來越便宜,大家買個二手車就可以混圈子,每天發X圖,發廣告,全是這些亂七八糟的,劣幣驅逐良幣最直接的表現是什么?

垃圾人說話,高人全閉嘴。

所以,最終,全是小群。

大群,都是垃圾。

包括奔馳G這個級別的也是,給人的感覺是一群沒素質的人,不是都如此,多數人其實都是沉默型的,但是能蹦跶的人就是老鼠屎。

我治療他們的方式,就是發個紅包,看他們的手忙腳亂。

不管什么群,只要不是收費的,都是廢群。

邀請的呢?

也白搭,因為對方沒有動力,是被動的。

所以,當時大家提議做越野俱樂部,我提出的第一條就是一定要做收費制,收了費可以捐可以作為活動經費,但是必須收,這是最好的門檻。

不吹了,在做群方面,我真是他們祖師爺級的。

管理群的本質是什么?

群體催眠。

所以,要培養資格感、敬畏感,這里面有個最大的學問,就是殺老鼠,敬大象,老鼠一蹦跶,接著打擊,而大象一出現呢?接著捧。

這樣,能量就能流通起來。

一群人在一起會聊什么話題,其核心取決于主持人做了什么引導?

是激發了大家的惡,還是引導了大家的善。

善惡,一念間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