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08–懂懂日記

2019-07-08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大理,海拔不到2000。

我竟然有了高反,總覺得呼吸急促,我在想,這到底是因為什么?是我身體虛了?生病了?還是另外一個原因,如傳言所講,越是運動員越容易高反,這兩年我一直都是每天訓練的狀態,是不是需氧量太高?

我怕拖后腿。

那以后的路怎么辦?畢竟海拔越來越高,若是我中途退出,那么就有幾個隊員也要一起退出,因為他們是跟我車來的。

我只是擔心,但是沒跟任何人講。

因為,若是海拔2000有高反,會被認為是笑話,看一群小伙呢?又蹦又跳的,壓根感覺不到海拔。

出發前,路書提議服用紅景天,我沒當回事,因為我多次進藏,從未高反,感覺不需要弄這些,但是我現在有反應了咋辦?我就以叮囑的名義去每個車上問:你們服用紅景天沒?

都沒,但是都準備了。

我索要了幾個膠囊,服用了。

從貴陽到大理的路上,猛禽加了92號汽油,中途發現是92,馬上換了95,等于半箱92半箱95,結果出了故障碼,加了燃油寶也沒消掉。

進大理以后,花20元找人給消了故障碼。

可是,次日出發,又有了故障碼,需要去4S店查修。

是不是大理克皮卡?

N年前,我開著皮卡進大理,剛過橋頭被交警摁住了,罰款,扣分,大理不允許皮卡進城,我也沒把罰款當回事,拿著單子就走了,過了幾天,我仔細一看才發現,只能在大理交這個罰款,我只好聯系當地的朋友,快遞給他,他幫著去處理的。

但是,那次說的扣我的分,最終系統并沒扣。

為這個事,我寫了不下十次,總覺得執法尺度過緊,我們是過境車輛,只是路過而已,進藏的,何必如此苛刻?勸說一次就好。

偏不。

更奇葩的,當時我也寫過,就是一輛摩托車進藏的,不知道因為什么問題,摩托車被扣了,GAME OVER。

那個幫我處理違章的朋友,這次也聯系我了,意思是希望我們車隊入住他的客棧,我以提前預訂并且付過款的理由搪塞過去,因為這些人壓根就不會住個人客棧,我也不會住,我覺得四處別扭,雖然那些客棧泡妹妹容易,但是不夠衛生。

我這個朋友洗腦能力一流。

我娃剛出生時,我總覺得如我這么個性的人,怎么可能送娃去幼兒園呢?那不是讓填鴨教育給摧殘了嗎?我要帶他環游世界,讓他贏在起跑線上。

現在回頭想想,真幼稚。

什么是最好的教育?

按部就班。

不拔苗,不助長。

這哥們當時已經舉家搬到大理了,夫妻倆原先都是白領,過起了田園生活,孩子是自己教的,老大稍微大一點,還念過幾天書,老二呢?出生都是自己接生的,連疫苗都沒打過。

他提倡的是什么教育?

私塾教育。

當初把我說的一愣一愣的,我都有點心動,心想,是不是也要考慮讓孩子體驗一下私塾教育?

我特意去咨詢了牛哥。

牛哥就說了一句話:教育不可逆。

意思是什么呢?

錯過了就錯過了,不能后悔,教育要面向未來,面向科技,不該拿孩子試錯,即便真如他們所講,14歲孩子的語文水平相當于博士,可是別的學科呢?

現在來看,完全是大逆不道。

但是。

這一類人,在網上特別火,總覺得能主動叛逃體制的人都是世外高人,于是,他們的信徒越來越多,特別是寒暑假,總有無數家長帶著孩子來體驗。

注意,包括我媳婦。

人很好,特別出色,理論上,我們應該做到和而不同,但是我總覺得我境界不夠,總想矯正他!

意思是,你不能這么干,害了孩子。

他家老二長這么大了,沒吃過肉,沒看過電視,沒玩過手機,他們用的還是最傳統的諾基亞,一到晚上兩口子在家干什么?

抄佛經。

這種人,為什么很火?

因為,把克制演到了極致。

我記得2013年,我遇到了大活佛,我問他如何平衡信仰與生活,他說了一句我認為很有哲理的話,信仰不影響生活,生活不影響信仰。

但凡是我們認為的那種“行為克制”,都是表象了,膚淺了。

大理,我還有個好朋友,茉莉。

不知道算不算好朋友,反正她對我是絕對信任,當時有個很巧的事,我有個讀者在大理搞了一個客棧,投資不少,但是沒有運營起來,就以生二胎的名義轉讓,讓我幫著吆喝一下,因為我媳婦去的時候住過這個客棧,人家好吃好喝的照顧,還給買了不少禮物,咱覺得欠個人情,就幫著吆喝了。

我知道是怎么回事,肯定是經營不善。

茉莉呢?

正好想在大理開一個客棧,當時她剛離婚不久,只身一人在大理生活,她問我這個人靠譜不?

我說,靠譜。

別的就沒再多說,所謂的靠不靠譜,就是看交接過程,我認為是沒有問題的,畢竟老板是外地人,想回去了,所以不可能有什么后續糾紛。

茉莉接盤了。

為什么說是接盤呢?

理論上,類似的轉讓,若是你使勁壓價,桌子椅子床鋪之類的都不算錢了,裝修也要打個大折扣,但是老板覺得遇到了個大傻子,都給算上了,然后整體給打了個8折,關鍵是,茉莉同意了。

事后,老板給了我10萬。

這個錢,理論上,我應該給茉莉,但是我沒給,主要是我心動了,若是給我2萬元,我一定會給茉莉的,10萬元,我就自己揣起來了。

為什么要給我10萬元呢?

因為,這個轉讓價格遠超出了老板最初的預期,超出10萬以上。

一方面,咱心疼茉莉。

一方面,又覺得活該。

為什么活該?

離婚的女人,分點錢,拿不住,與其被男人騙走,不如投資個店,至少看的見,摸的著,對不?

她在大理應該是認識了個新男朋友,也可能不是男朋友,玩越野,玩摩托,久而久之,把她的店給忽悠成了摩旅與自駕游的一個驛站。

包括,這次我去她店轉了一圈,門口停的全是豪車。

都是口碑相傳,說老板娘漂亮,人好。

從門口開始,全是涂鴉,整整四層樓,寫的密密麻麻,她問我有沒有興趣體驗一下?晚上還有小PARTY。

我說,我不喜歡熱鬧。

我在她店門口坐了一會,發現她比過去瘦了很多,穿著一條寬松的麻布褲,可能是很久沒見女人的緣故,我覺得她很性感,特意問了問她跟那個男朋友關系如何了,她說早分了,現在單身。

人,各有命吧。

我弱弱地問了一句,現在一年能賺多少錢?三十萬?

她說,沒有那么多。

我問,綜合起來呢?連出臺。

她說,那完了,我是老太婆了,出臺要倒貼,賺的不夠賠的。

我問,有20萬嗎?

她說,差不多。

我說,那也不錯。

我回酒店了,她也忙。

到了晚上12點,她聯系我,問我休息沒,出來吃宵夜,我已經困的睜不開眼了,沒去,她說給我拿了點東西,我讓劉威去交接的。

一箱酒,但是是臨時組合的,好一點的有習酒,普通一點的就是紅蓋汾酒,榆林大隊自己DIY的杏花村。

我推測,就是那些車友送她的。

我不想跟她走太近了,我怕自己突然一心軟,把10萬元又還給她了,那我就虧大了,男人就這點不好,占有了女人的錢就不想退了。

她抖音玩的很好,每當有車隊入住,她都會拍一組,車隊的人呢?也會拍上她的客棧,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口碑效應,類似的客棧,幾乎每一站都有,我們在察隅洗車的地方,那也是一家客棧,有多偏僻呢?在進城的路上,也是越野圈里網紅級的客棧,我們進城找了一圈酒店沒找到合適的,主要是停車不方便,最終我們也入住了,唯一的記憶就是老板也是個小女生,也很熱情,同時入住的還有廣州一個猛禽車隊。

我們車這么臟,洗一次要多少錢?

50元。

每個入住的,肯定都洗。

這也是不錯的收入,畢竟水不要錢,這里水資源太豐富了,旁邊就是一條呼嘯而過的江,他們對水也沒啥概念,水泵就一直開著,水流滿地,也沒人管。

我一直擔心自己的高原反應。

但是,這次很怪。

我是最早反應的,也是最早適應的,等到了海拔3千、4千,乃至接近5千,我都沒有半點感覺了,很是適應。

怪不怪?

茉莉一直在聯系我,問我是否有高反,回程是否路過大理,因為網絡斷斷續續,我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回復。

我調侃式地問了一句,有沒有女生,專門住你們客棧,就為了搭車的?

她說,有,高峰期,我們這里女生比男生多。

我說,早知道我去住。

她說,就是,讓你來你不來,后悔了吧。

類似的客棧很多,只要有車,艷遇不缺,我記得我們在拉薩住過青旅,樓上帶酒吧的,女孩多男孩少,這些女孩都是等車的,想去羊湖,去納木錯,只要你有車就可以帶走。

但是,路上即便遇到很投緣的女生,我也不可能帶。

第一、隊友會怎么看我?

老不正經。

第二、女生來了,很容易跳槽,因為我們車屬于整個車隊里最LOW的,女生肯定想上猛禽,想上路虎衛士,想上大G。

等于我給他們輸送了炮彈。

在這類青旅里混,兩點最重要:

第一、舍得買酒,要有趙公子為全場女生買單的豪邁。

第二、有輛好車,女生雖然不懂車,但是車標還是認的。

可以看看我拍的抖音,幾瓶酒喊了一桌妹子過來,全國各地的,她們都是想搭他們車的……

我現在年齡大了,看這些就覺得是很LOW的游戲,任何人上我車我首先考慮到的是風險,翻了車我能賠的起不?

在離拉薩還有200公里時,服務區,遇到了臨沂一輛長城SUV,老鄉見老鄉,肯定要熱情打個招呼,他問能拍車不?

我說,隨意拍。

他說,我不發出去。

我說,沒事。

因為我們隊伍也都跑散了,這屬于半高速了,我們車子比較慢,應該是最后一輛,離頭車有接近30公里的距離。

也不追了,慢慢跑吧,我們也有導航。

我問長城有沒有興趣跟我們組隊?

他擺了擺手。

我看到了一絲羞澀。

加了微信。

他可能想多了,心想,你們是豪華車隊,我是一輛長城,不合適,其實這個是想多了,我們自己沒有這種感覺,包括這次我還想開著納瓦拉來,我覺得納瓦拉可能更適合跑爛路,而且是自動檔的,好開。

到拉薩后,我們住的不遠。

逛街時,我竟然在山東餃子館門口又遇到了他,聊了幾句,他是川進青出,從青海再去內蒙古轉一圈,我問有沒有興趣跟我們一起去穿越阿里大環線。

他說,想是想,就是覺得車配不上。

我說,想多了。

他說,不行不行,不能給你們拉低了檔次。

這種心理很怪,每個人內心都有,覺得不好意思,倘若是我再次參加這個車隊,哪怕我開輛吉姆尼,我也覺得無妨,其實車隊并不在意你開什么車,只要你愿意加入,就愿意帶你。

這是一個過程。

我游說了他半天,他還是沒下決心……

他說,在杭瑞高速上,我遇到過你們車隊,三輛。

我問,是不是堵車段?

他說,是。

在拉薩,有讀者請我吃飯,我拒絕了,主要是怕喝酒,隊友有朋友在這邊開客棧+粵菜館,那可以去品嘗一下,而且吃飯的時候能看到布達拉宮的夜景。

我們跟路虎衛士一車去吃的。

路虎衛士提到了一點,就是在拉薩有沒有交流會之類的?跑了這么多天,為什么大家沒有深度交流呢?

我說,每天都有啊,你不能期待別人主動找你。

他說,覺得不熱情。

我說,熱情取決于自己,那我問你一句,你知道不知道我們隊伍里有個賣牛排的?

他說,知道。

我問,你為什么知道?

他說,因為我們吃過他的牛排。

我問,那大家吃過你什么?

他沒說話。

我說,在一個隊伍里,大家不會看你說了什么,只會看你做了什么,你做的任何一件小事,大家都看在眼里,否則,這場穿越結束了,沒有一個人能記住你的名字,因為大家都是做減法的人,沒有興趣去交朋友,例如這群人,你見大家相互加微信了嗎?

沒有人加。

為什么不加?

認識就行了,何必非加微信呢?

理論上,回到現實生活中,大家都是不同階層的,單純的生活、生意,都不可能有交集,共同的愛好使我們走到了一起,換句話說,買輛吉姆尼是混圈子的捷徑,因為你用最低的成本混入了最高的圈子,一輛吉姆尼哪怕混入了奔馳G車友會,也不會掉價的。

但是,為什么沒有人混呢?

自我否定了。

那些偶爾出現的吉姆尼呢?

那都是大神級的,可能家里有兩輛奔馳G,這次開著吉姆尼出來玩的,這種人哪怕在奔馳G圈子里,也是大神,沒辦法,他已經超脫了。

類似的混法有很多。

例如路虎衛士可以混入300萬以下的任一圈子,不掉價。

VESPA呢?無論混寶馬還是哈雷圈,也不掉價。

這都是以小博大,彎道超車。

為什么呢?

因為,有情懷高度。

我同車的凱哥也是個玩家,越野、摩托,都玩,而且都算資深玩家,他非常認同我這個觀點。

路虎衛士一車為什么沒意識到呢?

他們不知道路虎衛士意味著什么,甚至覺得那些人很傻,為什么一停車總有人過來拍照合影?

隊友里,除了我,貌似沒人開過這個車。

每個人都想開一開。

但是,沒有得到允許,誰也不好意思開這個口,只是在偶爾堵車時,自己爬上去扶著方向盤拍個照……

我跟路虎衛士講,你應該學會付出,讓大家記住你,不是你沒有東西付出,而是你不知道如何付出,例如我們每天跑這么多路,換這么多次司機,你完全可以邀請別的車的隊友過來體驗一下你的車,這是每個人都想做的一件事,你知道為什么嗎?因為大家最原始的身份是路虎發現4車友會的成員,大家也是因為發現4認識的,在所有的路虎車主眼里,衛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他問,真的嗎?

我說,真的,你可以把全程分為15段,每段邀請一位隊友體驗一下,不說別人,劉威跟了我這么多年,他都沒開過這個車,因為我壓根不讓別人碰。

99%的人是沒見過這個車的。

更別說開過了。

這都屬于私人藝術品,一般不會讓人碰的。

路虎衛士車主問我,你后悔賣給我嗎?

我說,實事求是,后悔。

因為,他完全不懂,連車都不會開,仿佛是買了個拖拉機,是這次出來才對這個車略有新的認識,因為不斷有人哇塞,包括我發抖音的那些視頻,總有評論在大呼看到了衛士。

他問,那當時為什么賣給我?

我說,你說到青島,然后直接過戶開過去,我就開過去了,懶得來回折騰了,心想就給你吧,因為我當時想買LC76,我若是持有太多車子,家人不同意,但是我用這種方式換一換呢?家人是允許的。

但是,臨近過戶了,你才告訴我,你沒錢,需要分期付款,我也只好答應了,因為我再來回折騰沒有意義了。

他問,你擔心后續嗎?

我說,實事求是,很擔心。

包括,我這次喊他來參加穿越,也有兩個目的。

第一、給他們個接觸高能量群體的機會。

第二、讓他們對這個車有全新的認識。

為什么他們不舍得把車給別人開?

不是不舍得。

而是總覺得自己的車是渣渣,別人都不屑……

錯了。

都饞壞了,包括跟我搭檔的凱哥,他也是在我提議的前提下,才有機會過去試駕了一番,開心的不得了。

人與人之間是有階層的。

這點,大家都不承認。

事實上卻是存在的。

什么東西可以快速打破這種壁壘?

就是共同的愛好。

路上,我們遇到了長春的一輛猛禽,后面拉了兩輛水鳥,我們下車過去聊了一會,無論皮卡還是水鳥,我們都很專業,因為我們都是車主。

聊的特別好。

看打扮,看談吐,這幾個大哥在當地應該也是老炮的角色。

但是因為共同的愛好,瞬間就覺得很近。

男人必須要有類似可以跨越階層的興趣,這樣才可以接受更高層次的熏陶,洗禮,我們才可能會成長。

但是,有一點是最難消除的。

就是不自覺的仇富。

從而自我設置柵欄。

拒絕跟他們交流,我跟路虎衛士也提議了這一點,不要去跟那些大佬談你的培訓,因為培訓用語過于浮躁,忽悠小白是很容易的,忽悠他們太難了。

例如提到自己一個月400萬的營業額,工資200萬。

對于一個高能量的人而言,他馬上就打個問號,可能嗎?!

不可能。

從而判斷,信息是假的,數據是杜撰的。

例如我們日常在外,總遇到能吹的,問一年做了多少利潤?

一兩千萬吧。

這么說話的人,肯定是瞎扯。

因為,一千萬與兩千萬的差距是倍級的。

說的更通俗一點,他壓根不知道一千萬有多少錢,所以信口開河,覺得能把別人忽悠住,到了一定的圈子,人是不需要說自己有多少錢,因為大家都知道,凡是需要自我吹噓的,那都是草包。

哪怕你真的特別有錢,眾人已經低估了你。

你也不用擔心。

因為,真正的伯樂是能看透這一切的。

就是說,你哪怕除了有錢之外,沒有一點有錢人的氣質,你也不用擔心,你身上總有一個點,很與眾不同。

有人說,男人的自信八成來自于財富高度。

這話不準確。

應該,九成。

看一個隊伍里就知道了,雖然最有錢的未必是領隊,未必是隊長,但是肯定是最有影響力與話語權的那個,他就是一切的核心。

人咋這么世俗?

你要反過來想,就不覺得世俗了。

他為什么獲取了這么多財富?

因為,他為社會做出了這么多貢獻,這是等價交換。

藏民是不是普遍有錢了?

兩極分化。

分化的程度超出想象,我在拉薩遇到扶貧的讀者,他跟我講,有的人一輩子沒出過大山,生在那里,葬在那里,仿佛壓根沒出生過。

從拉薩到他們鎮需要30個小時,從他們鎮到他們村還需要15個小時。

兄弟幾個娶一個媳婦。

連姓都沒有。

他們沒有姓怎么辦?

當地的活佛賜名。

今天,很多藏民是很有錢了,例如開著卡宴了,開著陸巡了,但是依然沒有姓,骨子里還是有等級存在的,雖然這個等級早就沒有了,現在是社會主義時代了,人人平等,但是他們還是心存顧慮。

例如穿的衣服,普遍是灰色系。

那些婚紗攝影的藏族服裝呢?

那都是貴族打扮。

那,普通藏民,能否穿著拍婚紗?

不會。

即便會,也是偷偷的藏起來,不會擺起來。

每個鎮都有個鄉紳級的活佛,格外受人尊重,很簡單的一點,你名字都是他給與的,你想想吧。

我說的這些不是杜撰的,是扶貧一線的讀者跟我分享的。

國家對他們扶持力度也特別大。

我們露營的那戶人家,我采訪過他們,問一年能分到手的有多少錢?他說他家能分到1萬5千元人民幣。

已經很不錯了。

這戶人家就算富有的,幾千畝的牧場,有羊有牛,還有自己的民宿,位置又好,父親還是當地首富,家有陸巡,夠完美了。

比我們那邊的人還富有。

在拉薩,我跟做旅游的朋友聊了聊,問今年游客如何?

他說,一般,往年布達拉宮的門票不通過黃牛預約不到,現在個人就可以輕松預約。

我說,沿途我們幾乎沒怎么遇到騎行車,也很少遇到旅行車隊,不知道是不是時間節點不對,反正跟我們想象的318格外的不同。

他說,騎行318的主要是80后90后,現在90后都馬上30了,騎不動了,而00后壓根對這些不感興趣。

我想了想,有一定的道理。

記得2013年走川藏線,那騎行隊伍密密麻麻,一輛接著一輛。

而這次,太稀罕了。

我跟路虎衛士講,等你回去,你走過哪些路,看過哪些景,都會忘記的,但是你結交了什么朋友,跟他建立了什么鏈接,會是一輩子的。

這需要你用心一點,主動破冰,結交。

我跟牛哥怎么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感情?有天我們倆搭檔進藏,連續開了26小時,我們倆相互做副駕,為了防止對方睡著,我們都沒睡,一直在聊,從小時候偷蘋果一直聊到了今天,很透徹,感覺無縫隙鏈接了。

前提是什么?

苦旅。

牛哥送了我一句話,我記得特別清晰,一定要帶著你最好的朋友去苦旅,因為大腦只會留住痛苦的記憶,而會刪除甜蜜的記憶。

所以,不扎胎不陷車不吵架不發飆。

算什么穿越?

算什么苦旅?

對不?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