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11–懂懂日記

2019-07-11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318國道,5000公里處。

網紅打卡點。

總有人在界碑上寫寫畫畫,于是就有網友噴,意思是中國人就是素質差,走到哪涂到哪。

實際上,這個事呢,要兩面看。

進藏,有獨特的涂鴉文化,看看途中的飯店、賓館就知道了,全是類似的涂鴉,反而成了一道風景。

與我們想象的不一樣,5000公里的界碑很干凈,也有涂鴉,但是看日期是最近幾天的,這是為什么呢?

因為,自從有了抖音與快手。

又出了另外一類網紅,例如撿垃圾的沈大師,還有擦界碑的小姐姐,被稱為最美身影,小姐就是每到一處網紅界碑處,都把涂鴉給擦得干干凈凈。

有人寫,有人擦。

那么就形成了一個穩定的生態。

所以,誰也別指責誰,想寫想畫,你就寫就畫,想擦想紅,你就擦就紅,誰也不干涉誰,挺好。

為了大家拍照、涂鴉,5000公里處設立了一處天然停車場,供大家拍照留念,我驚奇地發現,這個界碑竟然是塑料的,可能是更方便涂與擦,我記得前幾年還是石頭的。

前面我寫過,今年游客格外的少,無論是走丙察察還是318,仿佛全程只有我們一個車隊,路很好跑,大部分路都可以跑到120,是不自覺的就跑到這個速度,但是西藏、新疆限速又很厲害,怎么限?給你一個限定時間,時間不到不允許通過,我們怎么解決這個問題?

沿途停下,拍照,吹牛。

于是,還有另外一個風景,就是前面是檢查站,這邊排了很多車輛,熬時間的,大家就靠這個時間來相互認識一下。

青藏高原的路,看著很好跑,但是非常傷車,因為路面不怕熱怕冷,越冷壽命越短,而且容易有凹陷,可以理解為起伏路面。

所以,看著一馬平川的柏油路,一跑就一跳一跳的,若是判斷準了還好點,判斷不準的結果就是整個后面的行李都飛起來了。

特別傷車。

跑完丙察察+新藏線,我們一起喝酒,慶祝,這是兩條最難的線,一進一出,我們只用了不到八天時間就挑戰完了,就憑這一點可以吹一輩子,當然運氣占了很大的成分,全程沒有遇到惡劣天氣,沒遇到堵車,而且路上車輛稀少,隨意跑。

大G說,我很佩服我自己,因為我是拿大G挑戰的。

這話,聽著有些自負。

實際不然,誰舍得開著限量版G63走這條線,內傷無數,他算調侃的說,回去怎么也要修50萬的。

這么描述大家感觸不深,就是那種密集減速帶式的坑洼路面,我們少說也跑了1000公里,全程都是一跳一跳的,我是真心疼,但是我不能說,因為我說了以后大家開我的車就會拘束,不知道該怎么開了,為什么我們穿越的速度這么快?因為我們全程速度非常快,即便是沙漠地段也能跑到七八十。

對車的損傷,絕對的內傷。

全程有沒有遇到奔馳G?

只遇到過一輛,河南牌照的,一輛綠色的G500,是在新藏線的后半程遇到的,新藏線的顛簸相比丙察察而言又是業余級的。

大家總是問,轎車能不能跑?

都能跑。

還總有人不屑一顧地說,現在這些線路有啥難的,全是鋪裝路面。

這么說,也對,也不對。

對在哪?

一定程度上講,的確如此。

不對在哪?

容錯率低,就是你只有一次犯錯的機會,沿途我們遇到的棄車不低于20輛,就是直接不要了,好一點的有路虎攬勝,嶄新的,差一點的就是領克之類的,也是新車,那輛領克我們遇到的時候還是熱乎的。

車子棄久了就會逐漸風化,還有就是輪胎之類的會被拆走,最終就只剩個殼了,還有些更震撼,例如大貨車整車扎進了懸崖里,類似的我們也遇到了不少。

就是說,你只有一次犯錯的機會。

距離越長,犯錯的概率越高。

無數次懸崖峭壁。

這些以后我會提到,說的難聽一點,走這兩條線是冒著一定的生命危險的,最危險的其實是兩點:

第一、遭遇落石、塌方、墜崖。

第二、高海拔。

新藏線有幾百公里全程海拔5000+,大家都說青藏線難跑,無非就是一個唐古拉山口,而新藏線呢?等于全程都在唐古拉山上。

那種呼吸的壓迫感,很難受,就是整個后腦勺是疼的。

而且,人缺氧狀態下開車反應不行。

言歸正傳。

在5000公里界碑處,我們休整,也是因為跑快了,那只能在這邊拍拍照,發發抖音,最近大家都漲粉非常快,我一般,還不到1萬的關注量,但是我有幾個視頻是10萬+的。

來了一輛兩門版的帕杰羅。

倆女的。

一高一胖。

戴著統一的帽子,小墨鏡,在路上,我們總是很容易遭遇綠燈,與車子有直接的關系,這東西以后慢慢寫,包括一些關卡,遇到我們直接放行。

一聊,很熱乎。

胖穿了件肉色的健身褲,可能是特殊時期,造型很奇特,我們這群色狼看了以后總是偷笑……

她們是去珠峰大本營。

說是搞攝影的還是搞游記的,可以理解為旅游達人?高個穿著一件攝影馬甲,脖子上掛著兩個相機,一長一短,我問短的是徠卡嗎?她說不是,是索尼。

看氣質,高個應該是大城市大戶人家出來的,應該經常戶外,裝備很專業,褲子是那種類似軍裝的登山褲,很有味道,屁股渾圓而不失比例,從屁股來看,應該是結婚生娃了。

拉孜有家不錯的酒店,應該是華住的品牌。

我們又遇到了。

三樓有家咖啡廳,也可以理解為飯館,她們倆,我們九個,那就拼桌吧,熱鬧熱鬧,我們也好久沒見過女人了。

一聊,她們倆仿佛都是西藏通。

貌似每年都要自駕一次,高個高冷一點,胖妞熱情一點。

問我們走哪條線?

我們說,還沒商量好呢,廣州LX570車隊的建議是走小北線,他們也走這條線,若是不出意外,我們會一起,若是從安全、成熟角度,應該走219,畢竟都是鋪裝路面。

這是我們之前商量的,就是我們也希望走一些刺激的線路,例如非鋪裝路面,能用到絞盤的,但是呢,我們也不能冒險,畢竟我們車子還是太少,只有三輛,若是有五輛車,那沒問題。

還有就是我們自救能力有限,經驗有限。

所以,若是走,必須跟著LX570走,他們是一群老炮,他們走過新藏線,這次就是來挑戰小北線的,包括我們走這個線也是他們建議的。

所以,我們把計劃改為,若是LX570車隊去,我們就去,若是他們不去,我們就走219,安全第一。

我們與LX570保持著密切的聯系,結果得知他們有隊員可能更改行程,于是整個行程都改了,可能不走小北線了。

進藏就是如此,太多的不確定性因素。

第一、時間因素。

第二、身體因素。

第三、經濟因素。

倆妹子一聽我們要走小北線,連珠峰大本營都不去了,說之前也去過,只是想看看下移后的珠峰大本營有什么變化,不過看不看無所謂了,若是我們走小北線,她們愿意跟我們一起,而且她們車的越野性能也不錯。

那太好了。

而且是啥呢?

她們對這些攻略研究的很透徹……

而我們呢?

則是走一步看一步,沒有攻略。

喝了酒,干了杯,還拿了一對對講機給她們,送了她們一個車貼,意思是我們是一個隊伍了。

次日一大早。

高個感冒了,感冒在西藏就是大病,一不小心就要人命,我隊友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,就是三個隊友自駕進藏,一個感冒了,就那么OVER了。

感冒后,高個必須下撤到低海拔。

但是呢,大胖想跟著我們。

你看,女人之間也是塑料友情。

車子本身是高個的,大胖本身就屬于搭車式的,可能有了更好的車隊,大胖就跟了我們,高個感冒了開車我們也有些不放心,送了她六個一次性的氧氣瓶,跑到拉薩沒有問題。

大胖還是那件緊身褲,應該說天天。

我們每天午飯都是自發熱米飯,吃飯的時候,大家都大分著腿,她也是,總是一道獨特而又性感的風景。

我總覺得她像個媽媽,而且還在哺乳期,但是咱也不敢多問。

中途天氣變化很大,一會T恤一會棉襖,需要頻繁地更換衣服,因為她坐過我們車,我總能不經意間看到一些細節,例如她換衣服時,我發現她肚皮上肉特別厚,一層一層的,仿佛是千層餅,而且一笑起來,還一顫一顫的。

女人跟男人還有一點不同。

男人三天不洗澡,只是發型有變化。

但是女人呢?

體味變化特別大……

剛開始兩天,我們還是很興奮的,有個女的總比沒有強吧,能說說話,吹吹牛,多好,哪怕什么都得不到,只是開開玩笑也過癮。

她開車不行,還總想試,每天換一輛車,美其名曰,體驗,但是她不會開手動檔,熄火了N次,我都很心疼,但是也不能說。

為了安全,我們最終還是選了219,路上我們多次調整行程,每次調整都要征求她的意見,畢竟她給我們的感覺是西藏通,與我們想象的不同,她壓根沒有什么旅游經驗,完全是紙上談兵,例如她把車子開進了草原區。

這是大忌。

若是被牧民罰個幾萬元,你也必須認。

我們發現帶了個草包,想扔掉,但是又不好扔,關鍵是這家伙前后就一身衣服,天天那么穿,不僅僅審美疲勞了,而且覺得有那么一絲邋遢,我弱弱地問過一句:你出來,孩子怎么辦?

她很生氣地問:你看我像結了婚的人嗎?!

貌似神山岡仁波齊有個什么節,反正N多藏民過去轉山。

安檢很嚴。

我們從云南一路上來,已經經過了無數次安檢了,車輛、人員、行李,都沒問題,包括我們都有邊防證。

劉威開著我的車,我們人車是分離的。

我過了安檢,但是車子沒過。

把我喊了過去,因為我是車主,發現了什么呢?

在副駕駛扶手處發現了噴霧。

我一看就知道咋回事了,肯定是胖子的,是胖子提防我們的?但是我也不能說是胖子的,畢竟她是個女生,在我車上,我只能承認,說車子平時媳婦開。

就把我關到小黑屋了。

把我訓斥了一番,還嚇唬了半天,說是要拘留之類的,警察從腰上拿出他的給我看:你很牛B呀,在哪買的?比我的還專業……

關了應該有兩個小時。

外面的人在求情。

也沒用。

談價格,也沒用。

換崗后,把我批評教育了一番,放行了,當然東西沒收了,放行的原因是因為車牌,具體,你懂的。

還留了微信。

繼續前進,胖子急忙說對不起,說這個東西是高個送她的,讓她懂得保護自己,因為趕夜路,怕我們遇到壞人,就放副駕駛的位置了。

沒關系。

是因為什么把她甩了呢?

她沒有邊防證。

之前她跟我們吹著,說她認識這邊什么領導,每到關卡讓領導給打個電話就行了,結果,什么都不好使,你沒有證,那對不起,必須返回。

就這么分開了。

后來仔細想了想,這里面有很多BUG,包括她跟高個應該也不是朋友,而是在一些平臺上相約同行的,可能費用AA,因為她說漏了一句話,說是帽子與墨鏡是高個前幾天剛送她的。

這就是高級版的搭車油子。

最初出發時,我們有過一些商討條款,例如任何車不能搭人,最初同意搭這個胖子是因為路虎衛士,我被關小黑屋后,大家一致把矛頭指向了他們車,意思是你們太嫩了,什么人都拉……

他們也委屈,意思是你們不是也同意嗎?最初不是搶著讓上自己車嗎?

后來看胖妞的抖音,應該是又搭了一個去青海的車隊,一路美,一路曬,我覺得她是不介意付出一些東西的,大家之所以沒有下手,都是有所顧慮的,例如我的那群小兄弟會想,我們若是給搞定了,那董哥怎么想?我怎么想?我若是搞定了,兄弟們怎么想我?說的難聽一點,在青藏高原上搭車的妹子,就是肥肉。

只是,這個太TMD肥了。

在整個青藏高原,兵哥哥特別多。

尤其山東兵。

山東里尤其是臨沂兵。

至于原因,我之前也寫過,對于我們臨沂人而言,要么考大學,要么當兵,包括前些日子森林大火的英雄,我們臨沂就四位。

包括我們遇到一些藏族的警察,他們看到我們車牌都會說一句,沂蒙山革命老區。

新藏線是戰略要道,有很多的行車要求,例如不能超過軍車,若是超過了,直接扣半小時,甚至拘留,這些在路條上寫的很明確,每到一個關卡都要換路條。

那有些時候就很麻煩。

例如車隊動輒幾十輛,上百輛,全是巨無霸,怎么辦?

等。

在后面慢慢跟著。

有輛川J的長安SUV要超,直接被……

我們出發時要求過,任何人不要拍照,不要拍沿途的演習,不要拍攝軍車,不要拍攝任何軍事設施。

否則,是自找麻煩。

12點,車隊停車吃飯。

我們順利超過。

超過時,那場景太難忘了,幾乎,所有的山東兵,都站出來了,拼命地跟我們揮手,急忙報自己是哪的,我是菏澤的,我是費縣的,我是東營的……

我們也努力地跟他們揮手。

太親切了。

我們也不能停留,超過了。

超過后,我們找了一處比較不錯的地,吃午飯。

就在這空隙。

車隊又上來了,我們心想,這次壞了,我們只能跟在他們屁股后面了,他們行車速度太慢了,車隊延綿數公里。

我們全程跟他們揮手。

就跟群眾迎接戰斗英雄一般,他們要么閃燈,要么鳴喇叭,副駕駛全程敬禮,看表情就知道哪個是山東的,哪個不是。

最有意思的是,最后指揮車用喇叭喊:謝謝大家,辛苦了。

關鍵是,用的家鄉話。

吃飽了,我們又上路了。

跟在他們后面,在合適的路段,把我們放行了,超過后,我們在電臺里討論那個口音到底是哪的?沂南的?蒙陰的?河東的?

偶爾遇到老家的兵,我們就給他們一些飲料特產之類的。

他們也不要。

沿途,讀者不少,但是能有機會碰到的不多,要么我們時間不湊巧,要么是他們時間不湊巧,畢竟每個在這里的人,都有著特殊的職責,但是會采取別的方式見個面,例如安排人送點東西給我們,或者幫我們安排個線路住宿之類的。

越是偏遠的區域,一線越辛苦。

我看他們做飯,就是煮玉米吃,也不用高壓鍋,就是普通的鍋,水就是大桶水,應該是去遠處的湖里裝的。

衣服都比較臟。

沒辦法,高原土大灰大。

但是,另一面呢?

容易懶,例如我們到了一處關卡,就是不放行了,理由就是他們在吃飯,吃飽再說,我們就在那里等著。

類似的很多很多,包括莫名其妙的發火。

還有就是插隊嚴重。

跟我們同行的河南霸道車隊,他們全程都是插隊的,應該是找了某種關系,每次遇到他們,都是先過,應該是找了一個類似黃牛的角色,全程跟著。

特別是有些路段,語言不通,溝通也麻煩,有兩次搜車都搜到了同一件東西,就是凱哥從日本買回來的口腔潰瘍貼,他們可能懷疑是毒品。

解釋不清。

很麻煩。

還有一次,是翻到了一張罰款單,是在鳳凰時超速了,問東問西,意思是為什么會帶一張罰款單在身上?

那我咋解釋?

我就用手語比劃……

每個站的安檢級別不同,手續不同,每次都需要打聽,有次是人車分流,人過去了,我開著車,結果卡住了,理由是我沒有去辦理車子報備,那我抓緊去報備,回來時,我把單子給他,他看我手上拿的手機,給拿走了,我以為我犯了什么錯誤,結果他問我,這是蘋果嗎?蘋果幾?好用不?語言不通,我還是很耐心的回答了,意思是我這是一部蘋果7,二手的,不值錢。

西藏加油是必須三證登記,但是到了新疆才知道,更嚴格,單車放行,刷身份證,并且不能碰油槍。

我們走的是邊陲小鎮,這里很少有漢族面孔,全是少數民族,語言也不通,加油的妹子壓根不會說漢語,但是我發現我很牛B,就是我能與她很完美地交流,因為我會手語,把她逗的咯咯的。

現在回頭想想,丙察察其實并不難,因為全程都安裝了路基,只要小心走,出不了大事故,若說難,就是糟蹋車,我的車是新車,出發時不到1000公里,跑完丙察察車門開始響了,若是拿轎車跑?那絕對是蹂躪。

318呢?

幾乎沒啥危險了,路格外的好。

新藏線難嗎?

整個西藏段,感覺也很輕松,全是一馬平川,好跑的很,路上沒車,海拔也可以接受,我們住在神山腳下那天就算是高海拔了,4600。

理論上,住宿不能超過4500。

可是,沒想到,這一切都是剛開始,進入新疆段以后,真正體驗到了新藏線的難,首先是高海拔,全程5000以上,呼吸困難不說,關鍵是反應度下降了太多,我們體驗到了什么是沙塵暴,什么都看不見,就在那個傳說中的死人溝。

風吹的車子搖晃,又看不見前面的路,沙子從路面上走過,真的是飛沙走石。

就在這樣的環境下,我們竟然還能遇到騎行車,南京的一個車隊,七位老人,已經是第N次進藏了,這次是挑戰最難的。

怎么挑戰?

推著走。

車子都扶不穩,我們車子經過時,沙塵更大,這些騎友怎么辦?

看著怪可憐的,把頭埋在車把上,仿佛集體絕望了。

新藏線只遇到了這么一個騎行隊伍,其他的全是個人,為什么是個人?因為如此的海拔落差,組隊的難度太大了,前后沒有補給,只有大神才敢挑戰新藏線。

苦?

我覺得簡直比登珠峰還難。

從開車的角度,我都覺得很難,別說騎行了。

從海拔5000開始,我們沒命地往前趕,一直趕到被強制封閉關卡,然后住宿,為什么一定要趕,就怕有隊員出事。

海拔落到4000以后,感覺放松了。

沒想到,最難的一段路,是庫地達坂,海拔不高,只有3000左右,但是全程都是懸崖,而且沒有路基,朝下看一眼都瘆人,太恐怖了。

我看攻略才發現,這是公認最難的。

路面也嚴重傾斜了,凹凸不平,沙子特別多,爬坡的時候車子還會扭動,朝下傾斜,嚇死寶寶了,上半程是凱哥開的,但是他恐高。

下半程是我開的。

我們還好,是新疆方向,全程是靠山體的,而西藏方向呢?則是靠懸崖的,我們在這里還遇到了魯Q貨車車隊,類似的車隊多是蒙陰的,那里家家戶戶跑大車,看到了我們魯Q的車隊,他們也是集體鳴笛,我們停車讓行。

家鄉人打招呼的方式。

就在這樣的路上,還有人在不斷地超車。

一輛陜F的車。

當地車輛都小心翼翼的,而他跑的無比猛,我們都只好祝福他了,心想,你哪來的自信?車子也不行,就一股猛勁了?

兩次都是在彎道超車。

這種車子,仿佛我們都能預見未來,就如同那個徒手攀爬的小伙,大家知道他早晚會出事,沒想到會出事的這么早。

我發了個抖音,是吊車吊起車子的視頻,我配了一句話:讓你慢點讓你慢點,你偏不聽,你看當地車輛都那么慢……

這些,都是一些愣頭青。

缺少敬畏。

我后面是新Q陸巡車隊,他們很慢,知道為什么慢嗎?

天天跑,他們見了太多掉下去的。

陜F我們不是第一次領教,在沙漠路段時,我們是走的正常車轍,他們是走的獨創路線,自己去撒野去了,那完全是作死,因為你不知道前面有沒有暗坑,一旦遇到暗坑就翻了。

在沙漠出口的時候,衛士與他們幾乎是同時出的。

差點撞了。

當時我看副駕駛坐了一位女士。

我在想,你選錯了男人,這個男人會把你帶向深淵的,因為他沒有半點敬畏心。

駕駛習慣是非常重要的,那輛嶄新的領克,棄車了,還是熱乎的。

那個位置是怎么出的事。

我們頭車是大G,大G過了以后急忙在電臺里喊:別壓水,別壓水。

因為路面被壓出了大坑,大坑里裝滿了水,很多內陸來的人覺得壓水很刺激,但是一壓有一個什么結果?

就是方向接著左右搖擺,而且呢,這個位置恰好是起伏路面,速度又降不下來了,接著一頭扎下深淵了。

我路過的時候,速度應該在五六十,我都感覺有嚴重的失控,好在我反應及時,沒踩剎車而是加了油門,這樣就把車頭順過來了。

為什么在一些很平坦的路面上,也有車子出事故,例如那輛被吊起的霸道,很簡單的原因,剎車剎錯了,就是過彎前沒減速,而是過彎處減的速,整個車子就滑出去了,而我們是怎么過彎?

過彎前減速,減到可以秒剎的狀態,因為有一種概率是存在的,就是對面來了一輛越過實線的SB,那么我們有自救的機會,待車身順過來后,接著就可以加油門把速度提上來,一點都不耽誤時間。

關鍵是安全。

多數笨蛋都是高速入彎,該加油的時候踩了剎車。

總而言之,走完了這一圈,很幸運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